【前沿】ctDNA检测的临床应用

来源:肿瘤咨询

通过外周血检测基因突变,用于指导临床用药,一直是近些年来的研究热点。在CSCO期间,我们有幸采访了来自北京医院病理科的王征主任。就这方面的热点,王主任为我们做了精彩的介绍。

王征-1

肿瘤资讯: 您从事了多年的细胞病理学工作,相信您对循环肿瘤细胞(CTC)也有一定的了解,与ctDNA相比,您认为这二者哪一个更适用于肿瘤的分子诊断?

王征:确实像你说的,用ISET方法捕获CTC,和我们传统的细胞学方法进行诊断有非常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说核大畸形深染、还有排列拥挤都是诊断这两种检材的很重要的指标。那么CTC和ctDNA相比较,哪一个更多的适用于肿瘤的诊疗方面,我个人觉得关于ctDNA的研究的文献量非常大,与ctDNA相比,CTC的研究就要少得多,可能与CTC捕获后的检测平台建立不够完善有关。ctDNA检测在临床检测中推广速度是非常快的,这是大家有共识的一个东西。但是作为一个临床检测工作者,我觉得我们不应该考虑哪个更适合的问题,而应该考虑如何把二者结合起来,也就是说一管血里面既做CTC的捕获,同时也做ctDNA的检测,那么这两者共同产生的关于肿瘤的信息就可能会更好地服务于临床。

 

肿瘤资讯: 目前CTC分子诊断技术还有困难,那可否理解为是将CTC计数与ctDNA分子诊断结合起来是一种比较好的方式?

王征: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当我们开展这两种工作后,就像现在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间,就是把两者结合起来。比如说,一管血过来之后先离心,把血浆移出,然后再对离心后的血细胞进行CTC的捕获。这个我也考虑到一个问题,比如说用ARMS方法,可能会在有一些Ⅳ期或进展期的非小细胞肺癌里面做EGFR检测的时候可能会有假阴性的情况,那么一管血同时既捕获CTC又做ctDNA,是否CTC的量对ctDNA的检测结果有一个所谓病理上的质控,这也是我非常关注的,想进一步研究的。当然我们也知道ctDNA的来源可能不仅仅是CTC,但是它有没有这样一个量化的关系,比如说CTC的量达到一定的值,然后它的ctDNA的检测是一个阳性的结果,非常关注这个。

 

肿瘤资讯: 您与贝瑞和康开展了ctDNA检测与组织标本检测一致性对比的临床研究,对于EGFR、KRAS和BRAF基因具有非常高的一致性,您认为目前的一致率数据看,cSMART技术血液样本肿瘤分子诊断是否能够满足临床应用的要求?如果将这一技术在临床推广,能够解决哪些实际临床问题?

王征:确实是,我们跟贝瑞和康做了临床的研究,我们做了细胞学和组织学的基因检测,跟贝瑞和康做的血浆二代测序的检测结果的一致性非常好,特别是EGFR突变的一致性高到令人吃惊的程度。我觉得现在在临床应用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可能还有一些需要加强的地方。比如说检测的稳定性,比如说有一些基因,一个panel包括6个基因,除了EGFR、BRAF、PI3K以外,KRAS的检测灵敏度和ALK的检测灵敏度还需要进一步的提高。我觉得在临床应用方面,其实首次检测的时候我们还是认为应该把它定位成一个没有组织学或者没有细胞学的一个补充的标本的位置。但是如果是TKI,不管是EGFR-TKI还是ALK-TKI耐药后,这应该是它非常好的一个应用的前景。因为耐药的机制包括多种基因的改变、多个位点的改变,那么用cSMART的方法二代测序检测血浆中间基因的改变形式,除了比如cMET扩增以外,其他基因应该是都没有问题的。所以说,耐药机制方面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应用前景。

 

肿瘤资讯: 在您的临床研究中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ctDNA比例和靶向治疗药物有效性密切相关,您如何看待ctDNA定量检测在临床中的应用价值?

王征:我是一个病理科的大夫,确实我在试验开始的时候没有关注临床用药的情况和检测到的EGFR突变比率相关性。在试验快结束的时候,发现有些患者的血浆中间,EGFR突变的比率达到了50%多。有的非常低,只有百分之零点零几,检测出的比率差的非常大。贝瑞和康公司对此也非常好奇,然后就问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到底跟什么相关?跟肿瘤患者的PS评分相关还是跟什么相关?后来我们随访发现确实EGFR突变比率高的患者对EGFR-TKI的反应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突变比率比较低的患者对EGFR-TKI的反应是不好的。这还是一个相当初步的观察,到底突变比率的增高跟什么相关,是跟肿瘤本身的突变丰度相关?还是与CTC的数量有一定的相关性?到底与什么相关,我觉得这还是需要一个后续的研究。


王征 主任简介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2003年至今,卫生部北京医院病理科工作。本项目申请人长期从事消化病理诊断,并负责科室内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工作,对分子生物学技术非常熟悉,并密切关注糖脂代谢异常相关肝脏病理改变及机制研究进展。2003年至今,卫生部北京医院病理科,主任医师。主要从事糖脂代谢异常与肝脏组织病理学改变的研究,发表多篇研究论文及综述。并参与肝脏或代谢障碍相关课题,包括首都医学发展基金、北京自然科学基金课题、卫生部课题,为所参加课题完成做出较大贡献。

 

0 回复

发表评论

想要加入讨论?
欢迎自由加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