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瑞十年 | NIPT是这样诞生的

发布时间:2020-05-18

讲述人:
张建光,贝瑞基因研发总监
贝瑞成立初始期加入,张建光与三位创始人一同亲历了NIPT从实验室到临床这一艰辛而又伟大的过程。现在,张建光带领着研发团队,继续推动更多基因测序技术在临床的转化,一切都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享受基因检测技术、享受精准医疗。

 

在一个从零开始的新兴行业待上10年,经历诞生的憧憬、发展的挑战、市场的兴盛、技术的急速迭代,这会是什么感觉?

“乐此不疲”,张建光脱口而出。说起当年NIPT产品研发的过程,平时话不多的张建光有些激动,说到动情处,他拿起记号笔在写字板上给我们展示了NIPT的升级过程以及贝瑞的创新研发之路。 

 

初见NIPT

2010年,时任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的高通量测序平台技术负责人的张建光在与贝瑞创始人深谈4个小时之后,毅然决定加入贝瑞。
“原因很简单,我希望基因测序技术能够走进平常人家,让更多人尽快享受高科技的便利。”张建光说,这和周代星、高扬、侯颖他们用创新技术解决临床需求的“致用哲学”如出一辙。
加入贝瑞之初,张建光对NIPT这个“世间从无”的检测技术充满着强烈的好奇心,他完全没想到他的“平常人家的基因测序梦想”会以这种方式来到他面前。他同意周代星博士和高扬博士的看法:理论上,设计方案是可行的;技术上,高通量测序是成熟的;应用上,市场需求是极大的。如果研发成功,NIPT定会被孕妈妈和她们的家人接受。至此,他被贝瑞创始人团队的专业技术和战略眼光深深折服。
张建光和周代星、高扬以及研发团队,开启了贝瑞的技术创新之路,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技术从实验室落地到临床,并非一蹴而就。仅为重复2008年卢煜明教授和周代星博士在PNAS上发表的关于NIPT的实验数据,就花了2个多月的时间,且得到的数据并不稳定。团队又花了近半年时间,发展了GC矫正方案才将数据稳定性问题基本解决。
紧接着,贝瑞和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合作完成了412例的回顾性临床试验,次年与北京协和医院合作完成了1741例的前瞻性试验。两项史无前例的临床研究均实现了高达100%的灵敏度,充分证明了NIPT在临床的适用性。
2011年9月,贝瑞在全球率先推出NIPT检测服务,该服务上市不久便以简单、安全、准确、快速等强劲优势席卷全国。

 

NIPT的至臻之路
不满足现有成绩的张建光认为技术是永无止尽的。2013年下半年他和团队着手研发在NIPT中使用PCR-free技术,这项贝瑞当时独创的技术可实现单管反应,能够大大减少中间操作步骤,避免PCR过程的污染和减少手动操作潜在的失误,这一优势可以让NIPT检测更加简单和精准。

2014年,根据卫健委的要求,公司决定尽快注册NIPT。使用2011版的“原版”NIPT还是如今PCR-free的NIPT?前者经过市场2年多的考验且有足够的临床数据,申报可能会更便捷,毫无疑问这对一家初创公司而言是一个不错的商业选择。但张建光坚持PCR-free版本,认为该方案更加简洁更适合试剂盒产品化,为坚持自己的观点,平时话不多的张建光红了脸、拍了桌子。多次会议讨论后依然没有一致意见,甚至持新版本失败率高会影响客户感受的反对意见占了上风。为平息争论,周代星果断提出:给研发部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能把失败率降下来就采用PCR-free方案,如果没有,就坚持2011年版本。

当时办公室正在装修,张建光提出,能不能给他留一个能放沙发的地方,晚上看实验的时候,能稍微睡一下。就这样,张建光和团队不分昼夜地思考、讨论与验证,期间他们与生产团队做了数百份样本进行验证,最后他们成功了,将NIPT产品质量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些年,仅NIPT这项检测技术,贝瑞不断地进行创新改进,样本采集运输、DNA提取和文库制备构建、上机测序与数据分析等各个环节都在不断优化。其中,贝瑞采用的不同于冷链、条码管控的常温运输方式现在已经变成了行业标准。


基因检测,精准医疗的基石

张建光说,NIPT只是基因测序技术在临床应用的冰山一角,作为精准医疗的基石,基因检测有着巨大的市场等着我们去探索,目前贝瑞在遗传病、肿瘤等领域都取得了不菲的成绩,只要临床有需求,我们就去深耕,过程中或许会遇到更难啃的骨头,这恰恰更能体现贝瑞对创新持之以恒的追求。
 “技术本身是冰冷的,但当它从实验室走向临床,走进老百姓身边时,那必将是温暖的,因为它帮助人们战胜病痛,给人以新生。”张建光在公司10年了,仍乐此不疲,正是因为10年来贝瑞用创新技术解决实际需求的方向没变,他加入公司的初心也没变,一切都如初见时的约定——用不断创新的技术实现基因测序技术的临床转化。